设为首页|添加收藏登录注册
电视搜索


彭昱畅:从网剧跃上大银幕之后,晋级“喜剧之王”的下一步台阶在哪里?

2021年01月10日 来源:新华网

   

注重喜剧表演的节奏和张力之外,彭昱畅的表演还有一种随遇而安的滋味

  近半年里接连上映的电影《沐浴之王》《一点就到家》《夺冠》和爆款剧《风犬少年的天空》,将26岁的彭昱畅推到了影视圈非常一线的位置。

  被称为“彭彭”的彭昱畅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木偶专业,并非表演科班出身。他的外型为邻家少年,长相偏重少年感,略呆萌,表演风格比较自然、随意,不用扮酷帅,随时可用极端和戏谑的方式去表演,在不同影视剧中的人物设定都带有一定程度的喜剧设定,靠演技赢得了广泛的观众缘,在同龄的偶像派男演员中是个异数。

  从喜剧表演流派看彭昱畅的演艺方向

  喜剧表演有几种方式,一是以身体语言突出的肢体派,如卓别林的默片表演。当电影进入有声片时代时,语言发挥了极大的魅力,喜剧表演的功力在某种程度上和台词的幽默感、趣味性和当下性相关。有一类喜剧演员在身体语言上并没有过多的表演,但主要在台词的念白、韵味、以及整体个人气质上有独特的魅力,如葛优,这样的演员更多和某一特定类型的电影语言的喜剧性表现有关。还有一类喜剧表演是地域文化风格的极大发挥,如沈腾等人所代表的北方喜剧的表演风格。而最突出的喜剧表演则是糅合了肢体与语言的双重魅力,并加以自己的揣摩和发挥,使之构成自己独特的个人美学体系,这样的表演能够更为长久。如周星驰的表演和喜剧风格。

  另一种演员从喜剧出道,但随之扮演的角色则突破了喜剧的范畴,如黄渤从《疯狂的石头》出道,表演中有一种直接和天然的成分,而近年接演的很多电影并非喜剧的设定。

  再看彭昱畅的表演之途,他2015年以演员身份出道,从热门网剧中的小角色开始,彼时已经表现出一种随遇而安的滋味,放松,平和,自然。可以说,彭昱畅的成名之路正是和中国网剧近年的逐渐火爆是同时期进展的,网剧中的角色和电视剧相比,更加生活化、青春设定、自然风格。而彭昱畅的表演和外型完全符合网剧对角色的需求。

  之后他演出的电影大多都是喜剧电影:2017年扮演电影《闪光少女》中头发乱蓬蓬,没有气质也没有形象但关键时候非常靠谱的民乐生李由;2018年《快把我哥带走》中,和张子枫搭档演兄妹,扮演表面各种耍妹妹跟妹妹过不去,背后呵护妹妹,成为妹妹守护神的善良的哥哥时分;2020年《一点就到家》中扮演从北京回云南老家创业的快递员彭秀兵;2020年《沐浴之王》中扮演因为失忆被搓澡工周东海带回自家澡堂苦练搓澡神技的富二代肖翔。这些角色设定与彭昱畅的气质相关,偏重其少年感的发挥,喜剧表演风格也较为自然。诸如《快把我哥带走》的喜剧表演方式在某种程度上发挥了漫画式的萌感。有一段表演彭昱畅扮演的哥哥时分在打手机游戏,一边和时秒说话,一边发出打游戏的声音,表情精灵古怪。

  在《闪光少女》和《快把我哥带走》这些人物设定中,彭昱畅扮演的角色往往有双重的性格,表面是瑟瑟缩缩的男闺蜜和小跟班,其实有主见和立场。或是看似嬉笑不羁的讨厌鬼,但实际非常有责任感。

  在这些喜剧电影的表演中,彭昱畅注重了其喜剧表演的节奏和张力。尤其在一些重场戏中,如《沐浴之王》中醉后撕掉DNA鉴定结果的戏和最后搓澡大赛的动作场面控制,表演有张有弛,控制得当。

  在悲喜剧的设定中有最好的发挥

  在迄今为止所有影视剧的喜剧演出中,彭昱畅喜剧表演的感染力最为突出的还是在张一白等导演的网剧《风犬少年的天空》中,他扮演男主角涂俊,一位“酷得像风,野得像狗”的十七岁少年。

  《风犬》的人物设置和情节安排,使得彭昱畅最擅长表演的双层次性格得以充分渲染和拿捏到位。他是小伙伴口中的差生“老狗”,大大咧咧,玩世不恭,成绩垫底,不爱学习,喜欢开玩笑,野性十足,是剧中的灵魂人物。在单亲家庭长大的他深层次的性格自尊敏感,既渴望爱但又畏惧爱。

  在友情爱情的叙事层面,有很多“笑果”,也有表现人物复杂情绪的重场戏。“老狗”家庭出生不好,喜欢上一个转学过来的女孩子安然。他误会安然对自己有好感,却发现安然实际喜欢的是自己最好的哥们,并为寻他而来。他立刻转化为帮助安然联系哥们的中间人,尴尬、失落、又决心为义气而付出这几种复杂的情绪交织在一起。彭昱畅用细腻又比较低调的表情变化将这种复杂的情绪表现出来。这个人物身上有很多超出年龄的成熟和约束自我,是通过自我情绪的内压和收敛来表现的,诸如“老狗”最后毕业天台表白中压抑自我的情感表白。

  《风犬》不单纯是喜剧,也有悲剧线的设置,正是这种悲喜剧的设置,使得彭昱畅有更多发挥演技的空间。就像《疯狂的石头》能成就黄渤等喜剧演员,因为那是真正的喜剧,真正的喜剧总有悲剧的内核。少年“老狗”和屠夫父亲之间充满戏谑的对话,甚至经常互相拆台,但实际相依为命的父子之间有着极为深厚的感情。这一切积淀到顶点就是父子之间诀别的重场戏的情感爆发。而这场戏对彭昱畅的表演要求非常高,他扮演的“老狗”需要在大雨磅礴的夜里,背着车祸受重伤的父亲前往医院,这也是父亲的最后一段时光。彭昱畅背着比他高比他重的黄觉边哭边走,还要一直说着话。而在父亲的告别仪式上他试图对前来的亲友说一些开心的事情,他内心的痛苦通过脸上强作的笑容始终忍住不流泪的眼睛表现出来。

  “老狗”这个复杂的少年角色综合了家庭变故带来的早熟和创痛。彭昱畅把握到非常合适的角度:善良、温暖、在生活压力下还很有趣。这种尺度的拿捏对演员的要求很高。

  娃娃脸魔咒——年轻演员如何构建持久的表演力

  彭昱畅曾在知乎回答过一道“做演员是怎样的体验”的问题,他意外地用“害怕”来形容自己作为演员的第一感受。“我一直认为演艺圈是个虚幻的空中楼阁,身处这个圈子里的人,都很难有脚踏实地的安心感,努力奋斗却总在下游徘徊的时候,担心自己是不是走错了路;刚有点起色,又怕作品跟不上,人气再掉下来;就算是钻到了这个圈子的最高位置,也会怕后浪太凶猛,把前浪拍死在沙滩上。”从这个真诚的剖析来看,他对演员职业生涯的敏感与脆弱都深有感悟。

  他是随着网剧时代的到来而火的年轻演员。

  他一出道即成名。

  他的成名与他的总是显得年纪小的娃娃脸长相(扮演与实际年龄有一定距离的高中生无违和感)和观众缘有很大关系。

  但以少年扮相出名的演员,很多到了中年就消失了。娃娃脸的演员是有很大的职业危机的。

  作为著名的喜剧演员,葛优和黄渤一出道就是中年了。之后多年也延续了最初的形象。葛优的魅力是他的形象气质、念台词的独特方式、表现出来的独特人设共同建构的——一个“北京好人”的形象,虽嘴碎,但内心良善。坚定和持久的北京好人的人设让葛优的喜剧之路长盛不衰。

  沈腾、徐峥的经典银幕角色也都没有一个少年脸的形象。

  周星驰随着年龄的增长就开始研究演技和风格的深度定位——成就了周式无厘头喜剧。

  彭昱畅目前在很多喜剧影视剧中扮演的不同地域的人物,并不能归纳成某一特定地域文化衍伸的个人形象,他目前偏重青春类型的形象设定的角色与他现阶段的气质和年龄阶段是相关的。如要做一个长期活跃于银幕上的喜剧演员,甚至成为新一代的“喜剧之王”,还需要更深层次地拓展演技和个人风格,选择更加能表现其优势的喜剧角色;或者是从一系列的喜剧电影作品中强化他的人设和形象,能有更好的表现力以及独特的喜剧风格让他更加稳定地成长。

  目前他出演的所有电影作品,还没有一部完全把他的表演风格的优势凸显出来。彭昱畅已经成熟,他在等待那部最适合他的作品。

  (崔辰 作者为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传播学院电影电视系副教授)

原文链接:http://www.xinhuanet.com/culturepro/2021-01/10/c_1126962831.htm

标签:

相关阅读:

他们正在说……
评论
表情 匿名
<optgroup id='reGYmfaF'><s></s></optgroup>
    <address id='SuXbvZ'><i></i></address>
    <blockquote id='KWopN'><caption></caption></blockquote>
      <s id='bNl'><xmp></xmp></s><font id='YXtkEiUZ'><strike></strike></font>
          <cite id='JaJlaH'><u></u></cite>
              <bdo id='rj'><option></option></bdo>